满生两口从东边岭上下来的时候日头刚到头顶

2020-02-18  来源:宣城小说阅读网

0
【导读】满生两口从东边岭上下来的时候日头刚到头顶上。踩着石头一前一后过了东河,河边上静悄悄的,开始冒火的毒日头把河两边的蒲草晒出满鼻子的蒲香,只听得
满生两口从东边岭上下来的时候日头刚到头顶上。踩着石头一前一后过了东河,河边上静悄悄的,开始冒火的毒日头把河两边的蒲草晒出满鼻子的蒲香,只听得“涡涡”的流水声,没有了往常玩水孩子们的喧闹。
前一个集日,村东头那个顶能起早的老阳叔早早就出来了,他背着半袋子花生米,打算到集上卖了它再买大米。出门的时候天还没亮,好在家门口的道儿早就走得顺脚,没磕没绊就走到了东河边上。他耸耸背上的袋子,在蒙蒙亮的晨曦中看看河中间的那几块石头,就要踩着石头过河了,这时候他发现河对面有一条灰不灰白不白的狗在那儿喝水。他没当意,抬脚踩上了第一块石头,对面的狗抬头瞅了他一眼,就拖拉着长尾巴顺河边跑几步,钻进草棵里不见了。
这一眼,可把老阳叔瞅惊炸了,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冰冷的,像锥子一样的。满村子的看家狗没一个这样瞅人的,还有那根直撅撅的尾巴,哎呀!别是狼吧?
惊炸了的他转头往回跑,跑进村里就喊上了:“有狼啊!东河有狼啊!汉子们都出来!”
十几个汉子拎着锄头镐把呼喊着的跑到河边上,哪里还有狼的影子?只是在那条湮没在半人高荒草的小道上,找见一坨湿乎乎的粪坨。灰白色的,里面还夹杂着鸟毛,大伙儿就认定这是狼刚才拉下的。自打那天起,人们下地都是搭伙儿来搭伙儿去,更要厉声呵斥自家的孩子,不让上河边上玩水去。
两人进家门,屋里电视开着没人看,儿子小宝仰在炕上,眼瞅着房顶直勾勾地发愣。
媳妇问他:“出去了没有?”
“没。小玉叔老说我是狼崽子,我不爱听。”
“下河洗澡去没有?”
“没。”
问了,还是不放心,搬过儿子细长的小腿来,用指甲在腿肚上挠了两下,没挠出白道子来,这才刷锅做饭去了。
满生坐炕沿那儿点着一袋烟,郁闷地吧嗒着。从闹狼那天起,他就一直心神不安,偏偏小宝是个不晓事的,他不想听什么,偏要赶上来问他什么:“爸,老阳大爷那天看见的,真是狼吗?”
“你老实在家呆着,别出去。”
“爸你看见过狼吗?”
“看见了你早就没爸了。”
“狼真有那么可怕吗?老阳大爷会不会是看花眼了?”
“闭住你的嘴吧!”
与儿子的一番对答让满生极不耐烦,他叼着烟袋锅出大门去了。
正是烧火做饭时候,村巷里的大槐树下没有女人叽喳。树荫下蹲着三个人,是国头、小玉和宝根,见他过来,国头说:“又下地去啦?老热的天头,还闹狼,你还下啥地呀,家呆着得了。”
宝根说:“天头倒是不咋忒热,碰着狼就麻烦了。”
小玉说:“他还怕狼?老哥两个道儿上碰上了,狼拿鼻子闻闻,他骨血里自来带着一股狼性味,哪还会吃他呀!哈哈……”
满生说:“扯你娘的臊!哪儿来这么多屁话!”
小玉说的,是庙庄老老少少都知道的故事,也是满生心神不安的根源。相传早先年间,他上几辈子的一个爷爷是个猎户,一杆猎枪从没有撂过空,有一天他追逐一只被夹伤前腿的母狼,一直追到后山的驴脊梁坡,在一处洞穴外边打死了那只狼。他拖着死狼要离开的时候,洞穴里传出来婴儿的啼哭声。害怕狼进洞去,在洞穴的深处,那位爷爷看见了一个很小的婴儿,躺在一堆撕烂了的小被子上,脸上身上都有划伤,但是小肚子吃得鼓鼓的,看来是母狼的奶喂着他。他把婴儿抱回家,这婴儿,就是满生的太爷爷。
从满生记事时起,这个故事就是人们时不常叨出来的话题,自然而然的,他跟小伙伴们干起架来会被骂成“狼崽子”,每当这个时候,他心里就恨:为啥旁人家的爷爷都不是,偏偏我的太爷是从狼窝里抱回来的?本来这些年不闹狼了,人们好容易松开了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人拿那个故事打趣他了,哪成想又有一只没眼色的狼跑到东河边上绕晃,让村里人重新扯出这段往事来,就连儿子也被扯进来打趣,满生恨死这只狼了,恨得牙根痒痒。
见满生不情愿说这些,三个人就住了口,改扯旁的话题。满生心里还是不痛快,他蹲了一会儿,又抽一袋烟,就回家吃饭去了。
媳妇问他:“才刚保柱妈来问,后晌上西沟苞米地薅草去不?”
满生说:“薅啥草?苞米都快长一人高,不怕草欺了。”
媳妇说:“闲着也是闲着,我后晌跟着看看去。”
满生说:“要去就带上小宝,孩子总搁家里圈着,看圈出毛病来。”
这两天满生悄悄想的,都是猎杀那只狼的事。常言说狼是最讲究夫妻情分的野兽,有公狼就有母狼,除非死掉一个,才会把它们分开,这一点毫无疑问。剩下的要是公狼,就是孤独独的一只,可是要是母狼呢?它可能还带着一只狼崽,就是说,想打死那只在东河边上出现过的狼,就要做好猎杀两只狼的准备。
一想到由他打死那只让乡邻们恐慌的狼,从而撇清他不怜惜狼,洗刷掉头上“狼崽子”的耻辱,他心都热了。等老婆带着儿子走后,他赶紧出大门,站在门口左右瞅瞅,没瞅着个人影,就赶紧把大门锸上了。
穿过堂屋出后门,又把后门从外面拴上,这才进了后院的柴房。他家的柴房顶棚不漏,媳妇把它当成了一间屋子储存杂物,里面堆得满满的,地上是苞米骨头、花生秧、盛糠的三个袋子,还有个小型脱粒机,靠东面墙上架起一块搁板,上面是用不上的旧棉絮、过冬穿的棉鞋。他搬个凳子站上去,长时间没人翻动,搁板上面落满了灰尘,拂开一团蜘蛛网,往棉絮底下摸索,只几下,就摸到了要找的东西。那是一个用破布和油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长东西,取下来,在地上摊开破布和油纸,一杆老旧的猎枪露了出来。这是他祖上传下来的。
前些年里,上面搞过几回大清查,对村民手中的猎枪实行登记收缴,现在人们手中都没有猎枪了,全村人谁也想不到他家还有一杆枪,因为这杆枪在一百多年的时光里一直闲着,当年使这杆枪的那位爷爷,在他抱回祖爷爷以后就再没打过猎,改种庄稼了,他的祖辈父辈都成了醇厚本分的庄稼人,只会务农庄稼,从不打猎,到他这辈的人,早把他家也有过枪的事忘了。他当时隐瞒下这杆枪,纯粹是为了留下个念想,并没有想过用它来打猎,没想到歪打正着,这杆枪真就派上了用场。
他又回前院听了听动静,然后找了个碗,倒上半碗机油,端回后院来撕块破布沾着机油擦起抢来。擦枪这活儿他不陌生,每年他都偷偷地擦几回,让枪一直保持着抓起就能使唤的状态。他把这杆枪拆开来,把每一个部件都擦的油光锃亮,仔细检查了每一处机关,确定没麻烦以后把它装好,依旧放回到搁板上。再从一个坛子里掏出一包火药和一包铁砂,打开看过没有受潮,这才用破布包在一起,也塞到搁板上。
媳妇带着儿子回来的时候他心情已经平静了,也充涌着勃勃的希望。但他没把要猎狼的事情告诉媳妇,他不想让她跟着担心,再说这娘儿们脑袋里像是进过水,话从嘴上蹦出来快的要命,总是不先经过脑子,要是她不管不顾地嚷起来,把事情嚷开就坏了,私藏枪支的罪过可不是闹着玩的。
里搁着事,鸡叫第二遍的时候满生就醒了,睁眼从窗户往外望望,天上还闪亮着星星,这个时候起来还太早,想再眯一会儿,但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紧闭的眼皮子里面,像冒火星一样的,一会儿冒上来那杆枪,一会儿是奔跑的狼,翻腾了一阵以后,他索性不睡了,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媳妇口里黏黏糊糊地问:“你干什么去?”
“上茅房。”
媳妇翻转身又睡去了。
路线他早就琢磨好了,顺着东河往北进入大猪圈沟,出沟,从北岭和张庄之间的道儿往后山走,过五道河、山神庙,最后到驴脊梁坡的平台上。
之所以选这条路线,是因为往后山去顶数这条道僻静,他认为所有杂草丛生、树棵子茂密的地方都有可能碰见那只狼。就说五道河吧,那是由五条小溪流汇成的河,它再往下流,一路再汇集几条水,流到他庙庄的东边才叫东河。既然老阳叔那天是在东河边上碰见它的,保不定它就在这条河的附近游荡,每天清晨都到河边上来饮水。要是在五道河那儿碰见它就好了,在那儿打死它,他就可以省下攀爬驴脊梁坡的力气;要是在五道河碰不上它,往前走到山神庙附近,那里可是野兽们经常出没的地方,早先年不讲封山育林,人们在农闲时候进山去砍柴、拉条子、割葛条,时常会遇见野兔子、傻狍子,还有狼。这些兽类,它们知道人不是好惹的,偶尔遇见了,也会赶紧避让着走开,从不轻易跟人较劲,上山的人们也不主动招惹它。他忘记是哪一年了,大概是他十岁的时候吧,有一回他爸上山砍柴,在山神庙那儿捡到一只撞死在树上的肥兔子,像这样的好事可不是轻易就能遇见的。
驴脊梁坡是一片不急不缓的坡地,那里的石头比草还多,顺着山梁一直走到顶上去,就是崖顶了,悬崖直上直下的有几十丈深,从顶上往下看黑魆魆的,常年也不见个人影,那里更是野兽的世界。要是这些地方都碰不见那只狼,就往悬崖底下找去。
走出大猪圈沟天已经亮了,但是有夏天早晨常见的雾,而且今日的雾比往日浓厚,十步以外,什么东西都像是泡在奶白色的米汤里,显得朦朦胧胧的,一阵小风吹来,眼前的树会袅袅婷婷地扭动着断成两截,风过以后又变得模糊不清。
满生背着个背筐往前走,心里暗自庆幸,离开庙庄的时候没碰见一个人,虽然猎枪在筐子里,上面还盖着半筐干花生秧子,可万一人家要是伸手往底下摸摸,那不就完蛋了吗?私藏枪支的事要是让上边的公安知道,他就得蹲监狱去。即使人家不往筐里摸,但是看见他大清早的背着一点干花生秧往山里走,人家不会起疑吗?保不定就会偷偷跟着他,还是会发现他藏有枪支的秘密。满生此时诚心诚意的感谢老天了,下了这么厚的一场雾,遮盖住他起早离开村子的身影,等日头上来驱散雾气,他早就离开庙庄老远,走到五道河那儿了。
五道河是一条南北纵向三里地的荒沟,两旁是参差不齐的石壁,底下是一条曲廻蜿蜒的小河。沟外边已经是天光大亮,雾气也像戏台上的幕布一样拉开了,沟里面的雾还没有散尽,有一层淡蓝色的雾霭,正延在河两旁小杨树的树冠那儿排成一线,缓慢地向上飘散。
荒沟里的道儿难走,尽是些大大小小的石头蛋子,石头周围还满是绿茸茸的青苔,踩上去溜滑。满生踩着石头,一步步地往前走,脚下加着小心别弄出响动,眼睛不放过每一处仔细地瞅。没有狼来这儿饮水,也没有在石头上和缝隙里找见狼粪,什么都没有,连一只兔子或是蛤蟆都没看见。
雾是彻底散尽了,他看见了头顶上石壁间的那一长条蓝天,四周静的能听见自己出气的声音。不会再碰见人了。他把背筐卸下来,将猎枪外边包着的破布去掉,放进背筐里,又将背筐藏在石壁下的一蓬藤蔓后面,并仔细记下周围的标识。猎狼以后,还得用它把死狼和猎枪背回去。
他给枪里装进火药和铁砂,又把昨日准备下的馍馍袋子拴在腰带上,然后提起枪,一边搜寻者,一边往前走。从现在起,才算是正式开始打猎了。他想。
五道河荒沟走到头了,没见狼的影子。
日头渐渐升起来了,山坡上的树木是一色的老绿,山里边真安静,有知了在树上叫,间或还能听得见几声鸟鸣。临离开五道河的时候,满生喝了几大口清凌凌的河水。
再往前,就快到山神庙了,本来有一条人脚踩出来的羊肠小道还算好走,可是越好走的地方,狼越是不敢在那里逗留,越是荒僻的、人脚不愿意去的地方,它就越喜欢,满生很清楚这些。他放弃了那条小道,顺着起起伏伏的山坡往上走。许多年没来过这儿了,过去这一带没有大树,长起来的树棵子,都被砍柴的人们拉回家去填进灶膛里了,这些年封山育林,树长起来了荒草也长起来了,野藤啊苔藓啊都跟着往上长,满生在这里面行走可就困难多了他把猎枪挂在脖子上,两手拨拉着树枝和野藤,搜寻着慢慢往上走。
荒草湮没的树棵子底下和石头窝里,顶容易住进野兽了。那一年国头爸下地去,总把家里的一只羊栓到河边地头上吃草,干完活儿再拉着一块儿回家,有一天羊不见了,他猜疑是被个老光棍拉走卖了,国头妈在村巷里拍手打掌地骂了好几天糊涂街,骂得大伙儿都觉得是这么回子事儿,结果到冬天里,上山割条子的国头爸从石缝里寻见一堆啃剩下的骨头,还有一只栓羊的脖圈,正是他家丢的那只羊脖子上的,才算洗刷了老光棍的冤屈。
他在荒草棵里拨拉着走,胳膊和手被荆棘划开好几道口子,让汗水一渍,热辣辣的难受。
老话说“起早下雾晌午晒布”,说的一点不差,到山神庙的时候毒日头已经到了头顶上,约莫有十点多钟了。他寻一块大一点的树荫,脑袋枕着猎枪,四脚八叉地躺下来歇息一会,又从腰带上解下馍馍口袋,摸出一个慢慢嚼起来。
恍恍惚惚的,有只狼从山下走上来了,那畜生一见他转头就往回跑,他提着枪追下去,追到一块高台上,狼忽然就没影了,他急得四处找,找了左边的树棵子里没有,找了右边的石头前后也没有,正急着,那狼又从一棵大树后面转出来了,他慌忙端起枪来跪在地上瞄准,狼慌了,在高台边缘左奔右突地跑两下,突然转身跳下高台去了,那个跳下去的狼的身影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儿子小宝,他大喊着跑过去,高台下面变成了万丈悬崖,眼看着儿子像一片落叶一样轻飘飘的往下坠落,好久,才有“砰”的一声响,儿子消失了,悬崖下涌上来一阵腥红的血,慢慢地往上漫,他放声大哭起来,把他自己哭醒了,才知道是做了个小梦。可是梦太真切了,他胸口“怦怦”直跳,一时间分辨不出是真的还是假的,一骨碌跳起来,往四下里张望,只有日头底下的一片白亮,哪有悬崖和血?

共 862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满生两口去集上买大米,走到河边看见了一只狼的影子。他赶紧跑回村里喊来十几条汉子,谁知他们只看见一坨狼粪。从那以后不论老少都很小心不敢外出,生怕碰见狼。害怕狼不敢下地的人们,蹲在树荫底下聊天。相传满生的太爷爷就是从狼洞里抱出来的,狼还用自己的奶喂他。满生从记事起人们就喊他’狼崽子‘他恨为什么人们不这样喊别人。要分开狼群必须杀掉狼中间一个,如果要杀掉母狼就必须做好猎杀两只狼的准备。为了洗刷自己’狼崽子‘的耻辱,满生做好了杀狼的准备。他拿出悄悄藏起来的猎枪,瞒着爱囔囔的媳妇。大清早他沿着在心里早就计划好的路线,一路悄悄的来到五道河,也没看见狼的影子。他继续往前走,忍受着炎热和草棵划伤的疼痛走到了山神庙。他吃了点东西躺了下去,恍恍惚惚间他看见了一只狼从山上走下来。那狼看见他转身往山上跑去,他追到山顶那狼的影子突然变成了儿子小宝,一声枪响他看见了一滩血儿子也不见了。他大哭起来哭醒了自己,原来是个梦。他再不敢睡了提着枪往驴脊梁坡的方向走,他千辛万苦也没看见狼的踪迹。正要往回走,突然他看见了狼,等狼走近,他一扣扳机打中了了狼腿。狼跑了他想他一定能追上受伤的狼,没想到受了伤的狼也跑得飞快。累得他快要死了他瘫在地上,却在猪耳朵草上发现了刚滴在上面的血。他拨开荒草枝叶终于看见了狼的摸样,它是一头养子的母狼。狼发现了端枪的他又跑了起来,母狼并没有逃命的意思。母狼在他的枪口下凄厉的哀嚎,一只刚出生不久的狼崽子从石底下钻了出来,母狼把崽子叼在嘴里跳下平台不见了。满生想到了太爷爷想到了儿子,他的眼睛潮湿了。他把心爱的猎枪扔下了悬崖。文章中的猎人和狼被作者描写的活灵活现,扣人心弦故事步步升华。作者文笔非凡,写作水平超强,学习欣赏。佳作推荐欣赏!【编辑:平凡的世界】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2150029】
1 楼 文友: 201 -12-14 14:18:08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杨柳因你而精彩!
2 楼 文友: 201 -12-14 14:25:51 如果满生不一直端着枪,母狼一定不会带着狼崽跳下平台,多么感人的母爱。
 楼 文友: 201 -12-14 14:26:44 世界上最护崽的动物是狼。狼虽然残忍,但他们对自己的幼崽充满了母爱。
4 楼 文友: 2015-06-05 21:40: 6 美文共赏,问好妹妹,你现在很历害嘛。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右冠状动脉非钙化斑块
早期脑梗塞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