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第一太子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联军一

2019-12-09  来源:宣城小说阅读网

0
【导读】大宋第一太子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联军(一)??在赵光义的大事失败之后,大宋境内的一些事情也渐渐的都平稳了一下,可是有一件事有点麻烦了

大宋第一太子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联军(一)

??在赵光义的大事失败之后,大宋境内的一些事情也渐渐的都平稳了一下,可是有一件事有点麻烦了,那就是扶桑知道现在大宋和辽国陷入战争的泥沼之后,也开始陈趁火打劫了,对就是趁火打劫,他们从高丽出兵了。

原来准备会到高丽要复国的高丽王子,这个是也没有了办法,被人给抓住了,扶桑方面直接就将他给杀了,这家伙可够惨的,还以为自己回去能够有什么好处呢,结果这就是好处,成了刀下亡魂了,赵匡胤而已是为他而感到悲哀呀。

前一段时间萧绰下旨全民皆兵,一起对抗大宋,而且这个是高丽的使者也来了,二话不说就联合了起来,高丽也可是出兵,其实那还不是扶桑出兵了吗?

契丹统治下的各族也组成了强大的联军,在东北就有女真等族,十万战士们组成了一只悍不畏死的英勇铁军向着大宋的军队发动攻击。

现在整个北方是乱成了一锅粥,还好吐蕃没有乘机来捣乱,因为大宋朝廷和当年的宗教首领已经搞好了关系,就相当于已经将他们给稳住了。

现在宋军的北方和东北行营都被撤消了,直接成立了,大宋北营,统管所有的宋军,这个负责人不是任何的一个将领,而是赵旭。

这些军队交给℉∈,..其他的人赵匡胤还真的不放心呀,赵匡胤也不能亲自来了,只能是赵旭在这里顶着了,现在的赵旭的压力也很大,

不可否认这一次遇到了辽国最凶狠的敌人,怎么说呢,因为辽国已经是全民皆兵了,虽能抵抗住那诱惑,反正无论如何都要被征召当兵,现在说了要是能够立功赏赐不菲,再说了要是能攻破宋军的话,那好处就更加的多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现在正是这样的情况,而且是悍不畏死的勇夫,这些辽国的士兵看上去就像是饿极了的猛兽,。

高怀德也已经五十出头了,在这里他已经坚守了十年了,此时他已然登上瞭望台,二军尚未接触,他们已经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惨烈气氛。

草原上的人最擅长的不是攻城略地,而是游击战,对在草原上那就是他们的天下,他们可以任意的往来,而宋军就不行了,没有充足的水源,很快就能将你给拖死

可是今天,这些草原汉子们在北方大营之前排起了厚厚的长龙,一眼望去,尽是高大凶悍的壮实汉子。

这样的阵形,只要是稍有经验的战士都知道他们接下来的举动。他们是要发起冲锋,对着宋军发起最猛烈的冲锋。

“怎么回事?他们疯了么?”符昭寿喃喃的道。

高怀德脸色凝重,十分的不解道:

“从来没有见到他们这样过,而起里面好像还有高丽的人,不过这些现在都不是我们考虑的了,没有时间留给我们考虑了

大宋第一太子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联军一

。”

他回头高声喝道:“弓箭手准备。”

大宋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忠实地执行了高怀德的命令,一手持弓箭对着下面黑压压的人,但是他们丝毫没有畏惧,不仅是是弓箭手准备好了,就连那些投石机,滚石擂木都已经准备停当了,只要他们这边一声令下,就能发起进攻。

辽国那边战斗的号角已经开始吹响了,这些都是赵旭,那些部族的联军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女真族是辽国下面一个比较特殊的民族,为了更好的治理女真辽国将他们分而治之,将女真分为几个部分,而此时出现在这里的女真就是女真完颜部。

萧绰给他们的旨意能够打下来宋国多少土地就三分之一分给他们,换句话说就是多劳多得。

完颜部的首领完颜不活骑马走到他部落的前面大声呼喊着:“勇士们为了我们的土地,为了我们的部落冲啊。”

他一马当先冲了过去,他的身后凶神恶煞般的女真族人,他们跟随着自己族长的脚步,前方的根本就不是宋军,那是土地。

女真族人是在最左边,右边的是高丽人,他们现在是扶桑的人了,他们一同向高怀德的大军发起了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冲击。

“放箭,投石。”

宋军城头上宋军将领一道道的命令不断的传了下来,宋军的士兵们冷静的做着千篇一律的动作,放箭,投放石头,就这些简单的动作,给下面的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一只只的利箭在天空之中划过一道道美丽优雅的弧线,石头那是无差别的攻击,只要砸中谁基本上就是死了,不死也没有了战斗力。

风在怒吼,马在悲鸣,每一刻都有人惨死在前进的道路之上,又迅即被无穷的后继者所淹没,无法留下一丝痕迹,因为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美好愿望

每个人拼命的抽打着胯下的良驹,他们争分夺秒的向前冲锋,因为他们知道,唯有前进,方有一条生路,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生路,还有他们部族的生路。

他们看到他们距离宋军的城墙是越来越近了,但是伤亡也越来越大了,特别死在滚石和檑木之下的人更多了。

高怀德一直在看着这些辽国联军,他们的骑兵真的是不适应攻坚战,现在伤亡就十分大的,但是他们前面的人倒了下来,后面的人就继续站起来,一直勇往直前,好像命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似的。

下面已经是尸骨如山了,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停歇,继续向着城下面进攻,好像他们是没有生命的傀儡一般,这就是高怀德此时的想法。

真的被这一种打法给震惊了,这完全是那生命不当一回事吗,怎么能够这么呢,在自己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之中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事情,地上已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尸体,有士兵的尸体,也有马的尸首,看上去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呀。

不过高怀德很快就恢复过来了,战争吗本来就死这个样子的,没有什么可说的,悍不畏死才是真正的男儿,这些人都是这个样子,这才是英雄,虽然是敌人,但是依然很佩服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