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神记 第两百三十五章 从此你是我的爷

2020-01-22  来源:宣城小说阅读网

3
【导读】捉神记 第两百三十五章 从此你是我的爷(PS:明天要上架了,上架第一章大概十一二点上传,希望多多订阅支持!老泥谢过了。)好变态的一

捉神记 第两百三十五章 从此你是我的爷

(PS:明天要上架了,上架第一章大概十一二点上传,希望多多订阅支持!老泥谢过了。)

好变态的一个老家伙啊,陈默又想起一见面就死命抱住姚明,更觉恶心。

这份恶心,成功地地狱陈默欣赏优婆罗花的美感,上前几步,玉镰一挥,优婆罗花随即进入药篓。

“哎哟,怎么这么粗鲁?!”药长老责怪道,“走走,赶紧去丹楼,我要放到玉瓶里去,哎哟,不知道真有花,这药篓怎么行呢?药性会流失的,可恶可恶……”

药长老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陈默退后两步,道:“长老,那我还需要离开云海宗吗?”

“不要,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小祖宗,我得供着你。”

“那个人长老得罪不起吧。”陈默诈药长老的话。

药长老完全没有意识到陈默在套他的话,道:“甄士剑吗?他算个屁啊,一点小恩小义算什么,而且我已经还他人情了。”

是甄士剑吗?陈默眼睛一亮,那就没错了。

“走吧。小祖宗!”药长老千年寒冰一般的老脸努力挤出笑容。

二人急匆匆地回到丹楼,又迅速来到后院的三楼。

药长老取出一透明的玉瓶,瓶塞打开时,有一股清冽的寒气散逸出来。

药长老见陈默注意到这点,连忙解释道:“这叫寒玉瓶,专门用来存储上品灵草的。”

陈默看着药长老把优婆罗花放进去,因为瓶体是透明,依然能看到优婆罗花,陈默禁不住问道:“这玉瓶怎么是透明的。”

“寒气是低温,可保质,透明是花儿都需要见光的,如果密闭没有光线放久药效大失。”

“原来是这样。”陈默点头。

“喜欢吗?我这里有许多,你愿意就去拿,我这三楼还有专门的一间书房,都是我私人的珍藏,你可以随时进来查阅。”

“真的吗?”陈默心中一喜。

“自然是真的。”说着,药长老终于平复激动的心情,“那现在你可以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药长老如何知道这优婆罗花绽开是因为小子我呢?”陈默反问道,他害怕药长老看到神脉点亮的奇景。

“这还用说,这优婆罗花每月的十五夜都是开花季,十多年来每月都是如此,就没有一次成功的。”

陈默脸上露出一副恍然的神色。

药长老面色讪讪,站了起来,却是朝他认认真真躬身施礼,面色讪讪道:“还请多多见谅,上品药田中有一株出自那甄士剑馈赠,老朽多少欠他一个人情。”

“长老不必如此。”

“哎哟,默少果然非一般人啊。”药长老说道,“这等事老朽向来不喜,只是欠那厮人情不得不还罢了。”

陈默心中对药长老印象有所改观,做了就是做了,大大方方地承认错误,不因为自己只是个杂役小子就依然扮高冷,倒也是直率。

“我曾经是废丹田资质,到云海宗测试殿测试的时候却是下品丹田,为什么会这样,药长老难道就没有听说过?”

“没有听说什么啊。”药长老瞪大了眼睛。

药长老只是粗粗调查了一下陈默背景,至于陈默当夜在测试殿前的那些话药长老并没有听闻,打探消息也不是他的专长,很快就沉浸他的丹药研究去了。

“因为我遇到两个神使,是她们治好了我的丹田。”

“神使!”药长老的眼睛几乎要掉出眼眶了。

最近一个月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是神使下界的事,云海宗的宗主还专门跑到帝都去一趟,结果连神使一根毛也没见着就回来了。

药长老也想着神使当中有擅长炼丹的,自己如果能得其点拨一两个关键处,说不定他的炼丹术就突飞猛进了。可是,神使那是比武神还要尊崇的人物,哪里是这么容易见到的?可是,陈默现在说一下见到两个神使,而且还是神使帮他治好了丹田的,这怎么可能?

可是,如果不是神使的神通手段,这世间对于废丹田的确是没有办法的。

“神使是怎么帮你的?”药长老激动地问道,声音都一些颤抖了。

他太紧张了,因为陈默遭遇神使的真的话,那就是天大的机遇,也许他从神使那所得到的,自己有幸能窥得一二的话,那就受用终生了。这个时候,药长老心里哪里还有半点与陈默问难的心思,自己没说错,这家伙就是自己日后的小祖宗。

“你想知道?”陈默反问道。

药长老就觉得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了,老脸一红,却是很认真点点头。

“那你发誓,今日所听,不得让别人知道。”

有门了,药长老一双鹰目发出夺目的光彩,陈默让他发誓,那就是要告诉他了。

“我以武道之心起誓,今日所听如果让另外的人知道,就让我服用自己炼的丹药而死。”

这个毒誓算是比较靠谱,陈默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陈默要想在云海宗安安静静的修炼,就必须借霍氏姐妹的势。这样做,陈默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因为霍青燕的神脉受损可是他陈默修补好的。

陈默并不知道,在姬下剑宫的神女霍青燕心里,已经把陈默当作最亲近的人,无论他怎么借势,霍青燕都心甘情愿的。

“好,既然长老这么想知道,那我就透露一二。”陈默压低声音说道,“神使教了一段口诀,修炼时汲取灵气的速度远比其他功法,恐怕就算是圣品的内功功法都比不上。”

药长老闻言一愣,旋即恍然大悟,是了,他在一旁窥探的时候的确察觉到灵气大量地涌过来,而优婆罗花绽放需要大量的灵气,其一个月积累的灵气远远不够,这也是优婆罗花屡开屡败的根本原因所在。那么陈默如果能汲取大量灵气,然后又给优婆罗花的话,这样一来花自然开放。

当然,这里面也有疑点,那就是灵气是怎么从陈默身上转嫁到优婆罗花上面,但是药长老不会再问了。

“这样,默少您修炼的什么功法我也不多问了,我会再招两个杂役打理药田日常,这些琐事您就不要做了,平时您就专心修炼,有时间就到我的书房去看看,就一点,晚上您修炼那功法的时候,到我那上品药田里修炼。”药长老说完,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

“这样啊……”陈默故作迟疑之色。

“这样,一个月我这里供中品灵石一块,这是内门弟子才有的待遇,另外我炼制的丹药,但有所需,默少先挑。”

这算非常优厚的条件了,如果摆谱的话那就过了。陈默连忙站起来,给药长老躬身施礼,道:“那就多谢药长老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

“好,那默少即刻就搬入丹楼,这些令牌我都会给你,我得赶紧研究一下这优婆罗花的药性了。”说着,药长老双目就放出炙热的光芒。

“那那个甄士剑呢?”陈默随口问道。

“滚他娘的蛋。”药长老直接爆粗口了,就因为一株能对女人驻颜有效对武道修炼没什么卵用的紫馨兰,差点把药田百年难遇的人才给赶走了,简直就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夜色中,少阳峰上的甄士剑宅邸,他面沉似水地吩咐着姚布廉等人。

姚布廉等人听完后,脸上绽放出得意的笑容。姚布廉更是脸露狞笑,拱手道:“圣子,您就瞧好了,明天我亲自去把那小子押出云海宗。”

甄士剑看着姚布廉等人的背影,想着药长老那个优婆罗花的借口,实在太绝了。不出意外,明天南山药田里就会有一场好戏,想到这,甄士剑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唐山妇科医院
北京首大医院医生
云香精的功效和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