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青葱岁月的血色告白p(1)

2020-02-16  来源:宣城小说阅读网

1
【导读】青葱岁月的血色告白那一年,青春年少的我,在一次旅途中偶遇阿德,一路邻座,由陌生到初识,走了500里的旅程,结下了一段青涩而甜蜜的恋情。

青葱岁月的血色告白

那一年,青春年少的我,在一次旅途中偶遇阿德,一路邻座,由陌生到初识,走了500里的旅程,结下了一段青涩而甜蜜的恋情。

阿德是个卡车司机,经常出差,在聚少离多的日子里,我们靠煲粥经营我们的恋情。当然,别离后的小聚,更是多了几分浪漫和激情。阿德一般不会提前把归程告诉我,就在我傻呆呆的想念他的某个傍晚时分,他会很突然的敲响我的宿舍门,迎面扑来,给我一个风尘仆仆的熊抱,然后,捧起我的脸,专注地对视我的眼睛,很动情的问我:鱼点,想我了吗?我害羞的把头深埋进他的胸膛里,他依然会不依不饶,捧起我的脸,更加动情,更加认真的问:鱼点,想我了吗?这一次,我一般不再躲,咬着他的耳朵说:想了!真的想了!于是,两个人嬉闹着在床单上滚作一团。当然,在吻得忘情,快要不自禁的时候,阿德会忽的坐起来,快步冲到宿舍外面的水龙头跟前,拧开开关,把水使劲往头上、脸上撩,以此扼杀自己的冲动。因为,在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那一天,阿德就许下诺言,不结婚不动我,阿德是个守信的人,我们相恋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越雷池半步。

跟所有的恋爱的人一样,我们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单纯的两个人之间的小摩擦,吵闹几句,冷战几天也就过去了,谁也不会放在心上。两人之外的问题,就超出了我们解决的范围,如果凭空闯进来第三个人的话,那就跟在两个人之间挖了一条沟一样,拉远了恋人的距离,冷却了爱的温度。

姣丝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朋友,并且住同一个宿舍。我跟阿德的相识相恋,都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阿德每次送我的意外惊喜,姣丝一清二楚,并且很知趣的借故找个理由躲出去,把宿舍留给我和阿德。因此,姣丝一直生活在我和阿德恋情里,似乎没有缺席过。我跟姣丝分享我们的喜怒哀乐,姣丝总是扑闪着大眼睛,安静的听我说,不言语。直到那个初冬的清晨,我提前结束假期返回单位,拎着给阿德、给姣丝从老家带来的土特产,兴奋的敲开宿舍门,姣丝凌乱的头发,还有她一床凌乱的被褥下面睡眼朦胧的阿德,这副凌乱的画卷如窗外的凛冽的北风一样,刺的我的眼睛生疼,疼的眼泪啪嗒啪嗒止不住往下掉。

发生了那件事后,我没有吵闹,没有纠缠不休。姣丝主动调了宿舍,搬了出去,随着她搬离,我们的友情也断了。对于阿德的不忠,我决定以既往不咎的姿态来对待,毕竟,我们有过很多美好的日子。我的包容和淡定换来的是阿德和姣丝肆无忌惮的缠绵,她们甚至背着我出双入对,单位的姊妹们看不过去,几次三番的提醒我。我认定阿德最后一定会是我的,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姣丝是个爱慕虚荣的不本分的人,没有人愿意跟她成家过日子。阿德这几句话压在心里做担保,所以我并没有太多在意姐妹们的好言相劝。于是,我和阿德就这样不咸不淡的处着关系,只是好像其间少了一点什么?同时又多了一点什么?

我们分手吧,我准备下个月跟姣丝订婚!阿德话不亚于一颗分量足足的炸弹,把我最后的自尊,击得粉碎。阿德,姣丝跟你不合适,我才是最适合跟你结婚的那个人!当我攒足全身的力气歇斯底里的喊出这句压心底的话的时候,才发现是那样的苍白无力,阿德并不动容,决绝而去,为了避开我,特意跟单位要求长途出车。

在思绪游离的没有阿德的日子里,我把自己关在宿舍里,想了很多、很多。想到最后,我用锋利的刀片划破手指,蘸着我鲜红的血,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三个字:我爱你!然后在一个无人的夜晚,悄悄塞进他单人宿舍的门缝里。这份血色告白,不是拿来挽留阿德的心、阿德的爱,是对他信守承诺,留我清白的一份报答!一次谢幕!

静脉炎和静脉曲张的区别
常德白癜风专科医院
柳州治疗妇科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