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神之触第一百七十五章一夜两次郎一次下

2019-12-09  来源:宣城小说阅读网

4
【导读】古神之触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夜两次郎,一次……(下)李察这次倒是验证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论是走正道还是谷道都可以吸收女神的神力。完成使

古神之触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夜两次郎,一次……(下)

李察这次倒是验证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论是走正道还是谷道都可以吸收女神的神力。完成使命的李察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莉格雷朵!”

李察离开不久,狄璐卡就跑了过来。在她回到格雷兹首都住处的时候发现莉格雷朵不在家,问过卫兵得知她被带到了李察那里,狄璐卡就立刻跑了过去,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偶然间发现了开启的地下室大门,赶紧跑了过来,只是仍旧晚了一步。

见到躺在地上的莉格雷朵,狄璐卡扑过去跪在地上抱起了莉格雷朵,狄璐卡轻轻的搂着自己的妹妹,任由地上的粘稠物粘在自己的身上。

莉格雷朵的眼中满是泪水

,破碎的衣服也证明了刚刚发生了什么。狄璐卡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轻轻的摸着妹妹的脸。

“莉格雷朵……没事吧。抱歉让你也遭受了这样的事,都是姐姐不好……”

莉格雷朵含着泪摇着头,丝毫没有怪罪狄璐卡的意思。狄璐卡搂得更紧了。狄璐卡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也留下了眼泪,她知道李察对于神力的看重,新加入的莉格雷朵一定会是他的目标,但是被安排诸多事务抽不开身的狄璐卡没能及时提醒自己的妹妹。妹妹变成这个样子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尽管狄璐卡知道即使告诉了莉格雷朵让她地方,即使早些时候发现李察带走莉格雷朵自己也不能阻止他,但她还是感到愧疚,如果没有自己的帮助格雷兹也不能这么快的陷落,自己纯洁的妹妹也不能遭遇到这种事情。

泪慢慢流着,狄璐卡慢慢愁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察他们赢得战争胜利的概率越来越大了,尤格德尔西鲁的安全更加依靠他了,而这个需要依靠的人却有着那样的欲望和需求,今天是自己的妹妹也许明天就是自己,等到攻打其他国家又会轮到自己的姐姐们。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狄璐卡第一次感觉到了疲惫。

回到办公桌前的李察又见到了普利马蒂斯。

普利马蒂斯看门见山的说道:“约鲁姆现在在大牢里闹着呢,已经挣坏了三条锁链打伤我们好几位狱卒了。”

李察拍了下脑袋,差点忘了她:“这么两天就恢复活力了?”

普利马蒂斯无奈的说道:“是啊,而且那家伙根本不怕受伤,绑住她可费死劲了。”

“啊~”李察伸了个懒腰舒爽的叫了一声“那就带我去吧,我再去会会这个麻烦的家伙。”

普利马蒂斯带着李察走到了关押约鲁姆的牢房。牢房里面的约鲁姆被牢牢绑在墙上,身体上还有这和狱卒们打斗留下来的伤痕,尽管身体被绑在墙上想个“大”字一动不能动,约鲁姆还是用十分挑衅的眼神看着李察。

李察捏着下巴打量着她:“啧啧啧,这种样子绑起来倒是挺好看的啊。小家伙。”

“呃啊啊啊!”约鲁姆挣扎着大声叫着“你这个混蛋!你说谁是小家伙!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李察一脸嫌弃的眼神:“挣扎也是没有用的。你看看你自己那里不小?”

约鲁姆咬牙切齿的看着李察身体扭得都挺了起来:“哪里小!”

李察憋着笑指着她板上钉钉的胸部。

约鲁姆低头看了一眼,涨红了脸:“要你管!你这个白痴!觉得小你别看啊!”

“啧啧啧。”约鲁姆一说李察看的更仔细了“贫乳是一种稀缺资源,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可得多看几眼。”

倒也不是好不容易才看见一个,上午的游戏女主角也是一个贫乳,只不过比眼前这个要大一些罢了。

约鲁姆听到李察的话倒是有些害羞,不过这害羞也仅仅是片刻。

约鲁姆呲着牙就像是小狗一样想要咬李察,李察的手绕过她的大嘴捏住了她的下巴。

“约鲁姆,你很喜欢疼痛是么?”

约鲁姆警惕的看着李察说道:“你想要干什么?想要拷问我吗?别做梦了,疼痛对于我来讲完全没有作用,我的魔装不仅可以增加疼痛还可以使我免疫疼痛!”

李察心里笑了笑,约鲁姆依旧傻的可爱,魔装的特性直接就告诉别人了。

“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

“什么游戏?”

李察略带诱惑性的声音说道:“能让你感受到快乐的游戏。”

“快乐?哈!”约鲁姆嗤笑一声“除了疼痛什么能给我带来快乐

古神之触第一百七十五章一夜两次郎一次下

?而我自己能给我自己带来世界上最美妙的疼痛,你根本不行,不要说大话了!李察!你要么放了我,要么滚出去!”

“诶,别这么说嘛,不试试你怎么会知道呢?”

李察看着她比飞机场还平的身材说道。享受疼痛和免疫疼痛让李察有了一种新想法。就是那个S什么M的技术。而且在魔族大陆收集的情报显示,约鲁姆和男性在某些方面的经验为零,从来没有听说过相关的绯闻,这个她的二姐天差地别。被称为银狼的芬里厄曾经有一个月每天都要玩十来个男的,每日不重样,持续了一个月震惊整个魔族大陆,倒也没有辜负她称号中的银字。

“哼!没兴趣!”

“那这样怎么样?”李察换了种说法“我们来比试比试如何?我用我的方式使你快乐,你如果能抵抗的住你就赢,如果抵抗不住就算我赢。你要赢了我放你走,我要赢了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在这儿干活。”

约鲁姆想都没想就叫到:“比就比谁怕谁!”

李察嘴角露出鱼儿上钩的表情,身体内的触手成群结队的扑向约鲁姆的肌肤。

…一段时间以后…

李察看着约鲁姆一脸被玩坏了的表情感到开心,这种S开头的技术实在是新奇。李察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新尝试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特别是M对象的情绪十分调动令人感觉到别样的兴奋。如果不是太累了李察一定还会继续玩下去的。只是约鲁姆身上伤痕累累,红一道紫一道的。不过约鲁姆到真的是“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