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详物第一百八十五章见故人当年事

2019-12-09  来源:宣城小说阅读网

0
【导读】不详物 第一百八十五章 见故人,当年事烟雨楼,楼台诸多,虽然不高,但非常漂亮,每一栋都是小别墅,拥有独特的风格。整个烟雨楼看上去是

不详物 第一百八十五章 见故人,当年事

烟雨楼,楼台诸多,虽然不高,但非常漂亮,每一栋都是小别墅,拥有独特的风格。

整个烟雨楼看上去是坐落在地面上,等走到里面,才发现是悬浮在半空中,而且,烟雨楼是用木头做的,这种木头及其罕见,却用来建造了烟雨楼。

这台奢侈了,旁人根本无法理解,凡是走进这里的人,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破费。

烟雨泉,来自天上,在半空中被一座巨峰分成两段,只有站在特别的位置,才能看见,这也是旁人不知道烟雨泉有两个的原因。

烟雨泉用烟雨楼来装点,现在很多人都明白为何要用这种木头建造了。

此刻,赵宇明,安庆丹,黄金魔龙,三缺狗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烟雨楼,丝毫没有做作。

“彩虹,今天是你生辰,是好事,我们一起进去吧!”师飞轩迈步,一步一笑间,都散发着让人着迷的味道。

杨彩虹满脸惊荣,没有想到师飞轩会为她出面,当年两人有过一些过节,可是现在……

“多谢大师姐。”杨彩虹拱手,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用客套,师门只有团结起来,才不会被外人欺负。”师飞轩走进烟雨楼,身后一片朦胧,便消失不见,杨彩虹也跟着走了进去。

“等等我……”神牛仙人呼哧,不知道他在叫谁等他,反正是跟进去了。

接着,小天王,紫衣侯,金角王,云小曦走进烟雨楼。而姬青山与玉如颜则驾起神虹离开,据说是有要事处理。

猛鬼,邪神,金大郎,金二狼,转身离去,他们觉得自己太弱小了,要回去闭死关,为什么要出现这么多强大的天骄?

压的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前来围观的人带着失望离去,没有见到龙虎门与荒门死拼,但也看到了烟雨楼露出烟雨仙子,到也没有白来一遭。

烟雨楼门前聚集的人快速散开了,这里又恢复昔日的平静。

“嗷吼,本龙一回头,搬走烟雨楼,嗷吼

不详物第一百八十五章见故人当年事

,本龙二回头,偷看隔壁美女洗澡了,嗷吼,本龙三回头,烟雨泉是我的了。”黄金魔龙走进烟雨楼之后,非常高兴,它放开了嚎叫,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我一定要住下来,每天用烟雨泉洗澡,然后带出去告诉我的人宠们,这是无尚仙水,然后分配给他们,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的喝下。”三缺狗非常露出断德的表情,一脸坏笑。

赵宇明没有说什么,他已经习惯了这两朵奇葩,而且,这本来就是好事情,为什么要阻拦?

但是听到别人的耳朵里就非常不爽,那些曾经做过三缺狗人宠的人,如果站在这里一定要抓狂,这位奇葩居然有如何邪恶的想法,要他们喝洗澡水。

杨彩虹面色不愉快,很想出手杀了三缺狗,先前三缺狗就叫嚣着要收她为人宠,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师飞轩答应烟雨仙子不出去,不可能在出尔反尔。

穿过楼道,拐了几十个弯道,终于来到烟雨楼大厅,烟雨仙子吩咐下人准备了一些酒菜来款待众人,然后带他们去烟雨泉,在此期间,有个人总是乖乖的,那就是神牛仙人,他纵然悄悄的盯着师飞轩看,不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

而此刻,牧如枫已经走出龙虎城,跟踪王嘉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这里距离龙虎城不是很远,但是景物却完全不同。

这里草木都枯萎啦!河水也变黑了,地上一片焦土,有一种炽热,让人难受。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人想入非非。

“出来吧!从烟雨楼跟踪我到这里有什么目的?你还有三十秒的时间决定是否要出来,否则,在也没有机会了。”王嘉背对着牧如枫,只是靠灵觉感受到了牧如枫体内的灵力波动。

牧如枫一叹,王嘉说话依旧那么强势,高高在上,大小姐风度。不过牧如枫更加惊讶地是,王嘉灵觉太敏锐了,自己明明已经很小心了,还是被发现。

最后,牧如枫决定走出来,他有很多事要问王嘉,不能只是躲在暗中,必须面对才行。

当牧如枫走出来的那一刻,王嘉大吃一惊,这个男子太眼熟了,跟地球上的牧如枫一模一样,一时间,她居然失神了。

“你……,你是……”王嘉指着牧如枫,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太惊讶了,她以为只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没有想到牧如枫也来了。

“不错,是我,牧如枫。”牧如枫大步走了过来,大声说道,丝毫没有隐瞒,他已经下了决心,不在彷徨,拿下王嘉,问清当年发生的事情。

“你……”王嘉还在失神中,就被牧如枫控制住了,一轮金色的太阳悬浮在她的眉心,只要她敢动一下,金色的太阳就会瞬间炸开。

“你真的是牧如枫?地球上的那个牧如枫?”王嘉继续吃惊的问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错,正是我,王嘉小姐,我有事要问你?”见到王嘉,牧如枫心中有很多感慨,但是此刻不是叙旧的时候,毕竟已经不是那个平凡的世界了,一年多没有见面,谁知道而今的王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嘉慢慢的平静了心中的激动,好久之后,她才喃喃说道。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要问什么,当年的事情很复杂,不,应该说地球很复杂,并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牧如枫有些急了。

“我知道甚是有限,当年出卖羽蝶并非我意,实在是情非得已,欺骗你也是出于无赖,我也不想这样,可是那个存在太超然了,我不得不听它的使唤。”

“是狐仙吗?”牧如枫更加急了,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一切关于地球上的谜底就要解开。

“狐仙只是一个悲哀的小角色,自以为主宰了一切,可是却身在别人的棋盘中。”

“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牧如枫追问。>